Inner City
秋日随笔 ­

Ring

regding posted @ 2011年3月01日 14:49 in Mood with tags 《楚门的世界》 Ring 旋转木马 , 967 阅读

 

Ring

 

帝国惨淡的夕阳,透过锈迹斑斑的英伦风格护栏,渐渐消失在了斑驳的赤红色砖墙。生命意志如此让人敬佩的藤蔓植物,是否仅仅只是抓住了这堵墙,还是不忘这恒久不变的柔媚夕阳的洗礼。

不管怎样,显然他并非无情物,因为温暖的橙色灯光正透过由他守护的白色百叶窗。不管透过百叶窗的叶缝向外凝望的双眸是否带有忧伤,倔强的藤蔓始终用它的方式呵护着已经出现裂痕的木质心灵,因为他始终不懂如何将占有与疼爱区分开来。

墙角已然褪色的小提琴箱,静静地享受着这般夕阳的柔媚轻抚,但不曾担心脚下悄无声息多出的牵绊。

牵绊,一根根,穿透惨白且又冰冷的肌肤,无限延伸出去,消失在了头顶天空中厚厚的云朵中。闪现出了月光般的寒意,但命运最终还是如同月色一样,被这般迷雾所朦胧了……

我们呢?脸上的幼嫩掩盖不了呆滞木讷,在一根根的丝线下,舞动着、欢愉着、肆无忌惮地放肆着。

如同在灯火通明的游乐场中的旋转木马。我们在上面欢快地笑着,我们以为我们就是中心,世界在随着我们的心情转动,而我们,可以不动声色,亦或者谈笑着,看透这世间的起起落落。总以为围在木马外的人群就是我们的追随者,我们旋转着,欢笑着,看着同样欢笑着的他们,是否一切都那样美好,无从得知,我只知道他们精致的面容渐渐模糊了,渐渐地,融成了一条线,一条迷茫中带有些许无助眼神汇聚成的线。而我们却是无情的乐师,用扭曲了的笑声,拨动着这根厚重的琴弦。

简单而纯朴的和弦么,出自我的手。却悲伤了所有孤单的人。我们一起在旋转木马上晃着,就像个戏子,素衣淡妆,一台独角戏。丰富的表情,精湛的演技,这些都能如何,平静的心底已然激不起半点波澜,我倒想静静地坐在角落,看着别人尽情的表演,然后面无表情,倾听心里黑色的浪涛,伴随海风的轻吟……

也许是无休止得看《楚门的世界》,并且太过投入。真正想来,谁会在那里静静地为你矗立,看着你肆无忌惮的欢笑,而自己却只能在丝丝寒风中老去。那么,这个世界将不再是我的了,我也不是那个独角戏的主角了。

是否这样就可以做一个局外人了呢?谁曾知晓呢,也不必追究。日出日落便为一天,花开花落便是一年;小提琴依旧等待着远去的乐师回来,重新奏响生活的乐章;夕阳依旧会爱抚斑驳的砖墙;而那些可爱的藤蔓们,也依旧遵守着自己的诺言,伴随橙色的灯光,一起度过蝉鸣四起的炎夏。

一切的一切,反复而反复,既无演进,也无终了……

  • 无匹配

登录 *


loading captcha image...
(输入验证码)
or Ctrl+Enter